为逝者祝愿,为生者祈福散文

   识文网   2019-11-09 00:00:00

  ——“我们家人”献给先辈的祭歌

  古人说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生也罢,死也罢,都是自己的亲人,都格外思念,所以,我们家的习惯,时不时要给逝去的亲人贡饭,祭祀逝去的先辈。

  这种祭祀,通常分两种情况。在比较忙碌的一般节日如端午重阳之类,或者稍有什么平时难于吃到的好饭好菜时,都要祭贡,那种祭贡是非常随意的,在饭菜摆上桌后,按所祭的人数摆上碗筷,一边烧香纸,三柱香三五张纸,一边倒酒盛饭,然后主祭的人集中招呼一声列位先辈“来吃饭咯”,过几分钟,把酒饭集中,象征性地取其中一点,象征性地夹点菜,生者吃完了,再倒出去,也就算是尽了一份祭贡的心意了。

为逝者祝愿,为生者祈福散文

  在非常隆重的节日,如过年或“七月半”,或者特殊的日子,如老人新近去世或者周年的祭日,就要正规地祭祀。早些时候,我们家生活非常艰难,连吃饭的桌子都没有,所以,所谓正规,也不过是在一张长条凳上放上两三个碗,一个装着泡了水的饭和小勺;一个装着鸡肝;一个装酒(在外公能够买到酒的情况下)。外公一边唱着祭歌,一边或用小勺舀水饭,或用手指掐鸡肝,随着唱的节奏倾倒或丢在地上。外公唱的祭歌,当时听得并不明白。

  而今,父亲辞世已然三载,轮到我辈的时候,才想起外公唱过的那首祭歌,用一种自己总觉得生硬而别人未必能听得出意蕴的腔调唱出来,那应该是为逝者的祝愿,为生者的祈福!

  最早听外公唱的时候,我们也就四五岁,只觉得那种唱法很有趣,尤其是每当祭完,祭祀用剩下的鸡肝,虽说只是清水煮的,但在那个平时吃不上肉的年代,无疑是最解馋的了,外公很懂得我们的心思,总要把最大的一页留给我们。至于那祭歌,我们不懂得从说词到唱腔发音的改变,甚至连语句都不能完全听明白,更不用说其中的情感和深意了。

 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,逐渐听明白了外公祭唱的意思,其歌曰:

  呜啊某公嘞

  你来吃饭嘞

  吃肉去下饭

  吃饭去下酒

  吃了保护钱啊保护米

  保护儿来保护孙

  吃来忧疾病忧痛苦忧生死忧殇寿忧口舌矛盾于此哪嘿嘿……

  一边唱,一边用小勺舀几粒米的饭或用指甲掐一小点鸡肝丢在地上。

  这是祭男性祖先的歌,其中的“某”就直称所祭之人的乳名;如果所祭的是女性,就把“公”改为“太”,把“某”换成其丈夫的乳名。

  记得在十多年前,一位舅舅去世,那祭祀就是一个重要的环节,我们苗家的习惯,去世的老人入殓后,灵柩不是在堂屋的正中摆放,而是靠一边摆放,就在那灵柩的旁边放一张条凳,摆上装饭酒鸡肝的碗,主祭的人一边唱着祭歌,一边舀水饭一边掐鸡肝,唱唱歇歇,歇歇唱唱,那完整的一个鸡肝细细地掐完了,半碗水饭细细地舀完了,半碗酒也细细地舀完了,一个多钟头才收场,那是我所见过的最正规最持久的祭祀了。

  今年阴历三月二十(4月26日),是父亲辞世三周年的日子(我们家习惯以阴历为准),我们天一亮就来到了坟山上,安锅烧水,水烧好了,把猪抬上来,在坟面前杀了,又由司祭的人(本地称为“先生”)用稻草纸醮了血点在墓碑上,司完整个祭仪。前来的亲朋好友和寨林,七手八脚,烫了猪,又杀了鸡,做好了饭菜,该祭贡了,又在墓碑前点了烛,烧了香纸,用碗装了酒、饭和鸡肝,按照以长为先的传统,该由大哥主祭了,但是从早年求学到后来参军,长年在外,没有很好听过外公祭祀,大哥不会唱那祭歌;我于是就责无旁贷。我跪在父亲的墓前,一边唱着祭歌,一边舀饭倒酒掐鸡肝,祭唱了三遍。在场的两位叔叔都说做得很好。

  其实,在墓前主持这样的祭祀,在我,还是第一次。在父亲墓前,回想起父亲生前,往事仍然历历在目。我十分明白:自从三年前焚化炉门“咣当”一声关响之后,我所看到的父亲,就只有袅袅升上九霄的一缕淡淡的轻烟!而眼前一抔黄土中掩埋的,全然不是我的父亲,只是一手把的灰粉!我头顶上的那重天,三年前就已经不在了!现在的天,得由我们来顶了!

  事后回想,那祭歌,是对逝者的祝愿。那其中所想象的阴间,既不是天堂那样美好,也不至于地狱那般黑暗,也是普通百姓生活的写照:为了生存,得保护好自己的钱和米,否则在阴间就会一贫如洗,就只能像若敖氏的祖先那样“馁而”;阴间也不都是善良和美好,也会丢失钱米或者甚而被盗;阴间也充满着忧患,先辈们得忧很多东西,也是在忧患中生存。更为重要的一点,哪怕歌中只有一句“保护儿来保护孙”,也足够表明了先辈们的重大责任:保护儿女庇佑子孙。就这一点来说,更是对生者的祈福,更给生者一种启迪:逝去的先辈在阴间还在保护庇佑我们,我们又能对先辈们做些什么?人死了之后到底有没有魂灵,有没有阴间?已经逝去的先辈能不能实实在在地保护庇佑我们?倘若能,我们且慢慢地受用;倘若不能,我们又该做些什么?


逝者祝愿祝贺祝福为生祈福散文



  • 微信
  • QQ好友
  • QQ空间
  • 新浪微博

系统推荐

谁把诺言烧成灰散文

谁曾细数星成对,谁把诺言烧成灰?残烛倦,晚风凉,天上人间,何处话凄凉。一行珠泪缓缓坠,雁自南飞今未归。  ——题记 ...

仲夏夜思潮散文

今天工业区停电,早早下了班,回到宿舍摊开《李渔随笔》来看,看了一小会儿,不由目倦,和衣睡去,自然醒来,已是午夜。蛙语 ...

偷肉的母亲散文

“终于放月假了!”李书立高兴极了。  是啊!一个月又过去了。又到了放月假的时候,这天书立特别的高兴,他母亲也特别的高 ...

相见老友散文

3月9号早上6点,我早早起来前往车站去赶南平的火车,会见一位多年未见的漳州朋友。  上车落座,我旁边站着一位中年的母 ...

桂子山的花事散文

迎春花是引信,一袭金黄把桂子山的花事引爆了。于是,从春到夏,从秋到冬,桂子山姹紫嫣红的繁花,把次第到来的花期绵延成一 ...

陌生人的家散文

(1)今夜,十五,苍穹之上,月亮很唯美。  我静坐在窗前,听着《玛奇朵漂浮》,伴随着伤感的曲调,我来到了一个《秘密》 ...

中国人真的彻底变了散文

里约奥运拉开帷幕才几天,中国人,包括运动员本身,对金牌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对运动员成功和失败的态度也发生很大的变 ...

盛夏的茉莉散文

夏天,是茉莉的盛花期,而我家的这株茉莉今夏也迎来了她的盛花期。  这盆茉莉是前几年搬家时父亲亲自送来的。为祝贺我搬新 ...

温馨的点滴散文

午后的烈日像炭火似的烘烤着大地,城市一座座高楼大厦几乎被熔化在了灼热耀眼的阳光里。我对着电脑心急火燎地查询着一件快递 ...

懂才是最好的爱散文

1  有人说,喜欢一个人就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喜欢你,而真正爱一个人就是用你所喜欢的方式去爱你。  也不尽然。两种都可以 ...

回眸青村散文

“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,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,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,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;无论我如何的去 ...

夜谈散文

床头的台灯,眯缝着眼,明媚动人,静悄悄地凝视着我丝丝扰扰的心事,用她玉质的光,慰藉我深痛的魂。  午夜愁怀,离殇若伤 ...

三毛情散文

不久前,终于买齐了三毛全集。最近,十多本三毛的作品几近读完,意犹未尽,感慨万千。十分担心将手头剩下一两本也读完的话, ...

童年的记忆散文

我的故乡属于丘陵山区,我家居住的村庄座落在一个小山坡上,这里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。在我居住的庄子里,有两家大姓,一家姓 ...

成长源于改变散文

生活总会继续,无论过去你有多么的伤心,无论你有多么的失望,无论你有多么的难过,这些总会过去。  一位大师说过:来是偶 ...

天使不再来散文

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就喜欢上了她俩。  这是两个回族小女孩,我跟着朋友走进她们破烂不堪的家里时,两个孩子正在做饭。小 ...

浸满历史的身姿非凡自我的别样散文

历史的河水,表面流的看似太过于平淡,我们一步一步,让水流淌过我们身边,却总是不留意,一群追逐而来的暗涌其实也有追寻, ...

梦中的心花凝结成醒来的泪痕散文

岁月曾经有过的纯真,是不是都恰似鲜花的灿烂,赋予给了浪漫的青春。时光捎走的所有的温情,是不是都在流年的心灵深处,不经 ...

悟无声度无形只为我展散文

一直对花草没有太多的钟爱,无论开的如何动人,美丽,当时赞叹几句,过后也就遗忘了。  以前婆婆活着的时候家里也养了很多 ...

茶香情浓散文

我的老家在闽北政和龙山脚下,那儿青山环抱,处处茶园,葱葱茏茏。  每年谷雨一过,大清早,山野还沉浸在乳白色的晨雾里, ...


版权所有:识文网 www.114baike.com

免责声明:本网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免费共享,仅供学习,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信息。

      浙ICP备19022627号-17

返回顶部